時尚

「小說」我可能需要一個外套

局長大人發現,每天500字,就能很輕松的用一個星期把論文寫完,簡直開心,後來發現,寫完論文我就很開心,那還有什麼是不值得開心的呢?(打擾瞭,我最近有點過於樂觀),

吃著瓜子考慮這次要給你們推薦什麼,想瞭很久想到瞭前兩天看的果戈裡的《針織外套 穿搭和外套》,看完之後有點喪,感覺小人物的命運被安排的太艱辛和悲哀瞭,安利給你們看看吧,總歸會反思到什麼。

屠格涅夫、托爾斯泰和陀斯托耶夫斯基共同說過一句話:“我們都是從果戈裡的《中性 穿搭和外套》裡走出來的。”人們經常引用這句評語來表達對果戈裡的敬意,並說明他影響之大。無疑,果戈裡是俄國寫實主義作傢當之無愧的先驅。不僅如此,他的《穿搭 Instagram和外套》還是最早表現小人物並對弱者寄予同情的短篇小說,對全世界的文學創作和人文主義關懷都產生瞭無法估量的巨大影響。

主人公阿卡基·阿卡基耶維奇·巴什馬奇金(下文用‘他’代替),是一個九等文官。寒冷的天氣逼迫他必須更換一件外套,而這一切耗費瞭他所有的積蓄。而當他最終穿上瞭那身體面的大衣之後不久,就去參加瞭一個類似局長的人物給他安排的慶祝酒會。偉大的主人公似乎就要因為新的外套改變人生瞭,但是在從酒會回傢的路上;野蠻的劫匪奪走瞭他全部的幸福,他們搶走瞭他的大衣。失落的他最終鼓足所有的勇氣去尋找警察署的長官;後者不失時機的展示瞭自己的地位,拿出十九世紀的殘酷的條文,斥責他違背政府機構辦事的例行程序。這位“將軍”認為他的敢於親自拜訪嚴重挑釁瞭長官的地位,是不可饒恕的。於是,失望的阿卡基·阿卡基耶維奇·巴什馬奇金一病不起,最後嗚呼哀哉。

阿卡基·阿卡基耶維奇在長期的精神壓抑下,變得逆來順受、麻木不仁。在人們侮辱他時,他隻會忍氣吞聲,至多隻會發出“讓我安靜一下吧!”的乞求。同時,貧乏的精神生活毀掉瞭他僅有的才能,他已將抄寫公文作為生活的唯一樂趣。

其實局長大人最喜歡的是果戈裡對於主人公最後的安排,

阿卡基·阿卡基耶維奇在痛苦和孤獨中離開人世後,化作瞭幽靈,在廣場上專註於搶奪別人的外套,直到把大人物的貂皮外套搶走才“化怨”離開,這樣的結局或許也是果戈裡對於自己內心憤怒與悲哀同情的發泄點,但是阿卡基的結局依舊是讓我們不勝唏噓的……

emmmmmm今日份的推薦就到這吧,學校暖氣的熱力源泉讓我根本不需要什麼新外套,但是還是要提醒出門的你們,穿厚點哦,真的冷……